国家专家组成员胡必杰:个体方案严密随访是成功主要元素

国家专家组成员胡必杰:个体方案严密随访是成功主要元素

昨天对上海新冠肺炎救治堪称“里程碑”,4例重症患者集体出院。这4例重症患者,在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得到怎样的救治,最终转危为安,痊愈康复的?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,对整个救治工作有怎样意义?记者就此专访上海市新冠肺炎防治专家组成员、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感染病科主任胡必杰教授。

警惕轻症向重症发展

记者:4例出院的重症患者基本情况如何?他们重症时的表现是怎样的?

胡必杰:这4例患者中,两人是老年人,两位非老年患者中,1人是47岁糖尿病患者,1人是52岁冠心病心脏介入治疗患者。4人中有2人送进中心时就是重症,另有2人入住几天后出现重症。

根据国家诊疗方案的规定,重症患者有严格标准,即肺炎发生后导致缺氧,严重低氧血症。正常的血氧分压值为80—100,动脉血氧分压值低至60毫米汞柱,则被认定为重症。但考虑到抽取动脉血有难度,临床我们应用“氧饱和度”这个参考值。患者在未吸氧状态中,血氧饱和度不足93%,就被认定为重症肺炎,会出现严重的低氧血症。

我们在治疗中,要非常警惕轻、中度患者不要向重症患者发展,同时重症患者不要向危重症患者发展。一旦重症患者未得到及时有效治疗,出现呼吸衰竭并需要气管插管使用呼吸机,或出现休克需要用升血压的药物,这就成了危重症。危重症的治疗局面就难度相当大了。

4例患者遵循专家组治疗共识

记者:针对这4例重症患者的治疗,我们形成了怎样的治疗经验和思路?

胡必杰:这4例患者中,2例应用了抗生素,2例没有应用抗生素,其中有患者早期应用了洛匹那韦利托那韦、阿比朵尔,近期也有使用羟基氯喹。应该说,个体的方案、严密的随访是重症患者治疗成功的主要元素。这4例患者也是遵循专家组的治疗共识,最终获得较好疗效。

首先,抗病毒药物应对新冠肺炎,虽然迄今没有特效药,但羟基氯喹、阿比朵尔在临床应用中,确实对患者有效。

其次,大剂量激素、广谱抗生素的应用并不可取,不要操之过急去使用。4例重症患者中,没有1人应用过大剂量激素或大量广谱抗生素。临床上,激素应用确实可以短期改善发热症状,但并不治根本,激素应用停止后,患者情况还会反复,激素应用副作用反倒出现。因此,非典过程中应用大剂量激素治疗患者的情况,不会发生。

再者,密切观察、正确氧疗对重症患者至关重要。除了普通的鼻导管吸氧、高流量吸氧,4例患者中还有1例用了无创通气,效果非常不错。

最后,整体免疫力的调整。4例患者均隔天注射一次胸腺法新,同时调整睡眠、饮食、精神状态,最终帮助患者激发内在免疫力。

密切关注病情“蛛丝马迹”

记者:重症患者得以救治成功,对接下来的诊疗思路会有怎样影响?

胡必杰:其实之前也有零星重症病例痊愈出院,但22日集体出院4例重症,确实可以用“振奋人心”来形容。从4例及其他重症患者我们可以追溯,老年人、有糖尿病和冠心病等基础性疾病患者、CD4淋巴细胞偏低患者,容易出现重症症状。这也提示,这类患者需要密切关注病情变化的“蛛丝马迹”。

此前也有专家提及“炎症风暴”,但“风暴”出现应该还是有个过程的。新冠病毒很“狡猾”,对人体凝血系统的影响比较早需要进行相关检验,少数患者会出现水样腹泻等胃肠道症状,类似表现可能也提示向重症过渡,这些都为临床医生拉响“警报”。

记者:有人预计“未来一周,绝大多数患者都将得到治愈出院”,您觉得这样的说法可靠吗?

胡必杰:乐观估计的话,这一说法没有错。预计23日痊愈出院患者也将是两位数,大量轻症患者痊愈出院,治愈出院率可进一步提升。不过上海正值复工的关键时刻,还是不能放松警惕,以防万一出现波峰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